举报

第5章 我出售智慧

“我出售智慧!”

露娜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,抬头看到一个面色有点苍白、身材瘦小的小男孩,他穿的一身校服——若汉武士学校的校服,正微笑的看着她。仔细打量他,清秀的脸庞,不超过15岁,还没有青年毛茸茸的胡须;没有任何武者的特征,说不定是个魔法师,这对于冒险者工会很重要;眼睛,哦,他有一双很灿烂的眼眸,黑色,亮晶晶的,让人觉得在他面前一切都是透明的,但又不让感到刺痛。

“呃,请问是找你登记名字么,小姐?”

露娜莫名其妙的脸一红,她觉得奇怪,也为自己脸红,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弟弟还小的小孩子给迷住了。

“当然……当然我是这儿的登记人,现在时间还早,我可以帮你办理……嗯。你先把这个表格填一下,我帮你办理登记,然后你就可以找自己的伙伴,或者独自找任务了,但我很怀疑你是否够冒险者的年龄!”露娜质疑道,她可是很职业的女性,刚刚完成成人礼,已经是个大人了。

“嗯,这样的,我今年刚刚12岁,我知道我不够冒险者的合法年龄,但我不想成为一般的冒险者,我只是出售我的智慧,这不需要很多的风险,而且我带来了我的监护人——哈比先生——若汉武士学校校长哈比先生的介绍信,在这里。”显然,这个小男孩就是亚瑟。

当亚瑟领着哈比先生去找卡莎老师的时候,已经人去楼空了,但亚瑟还是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些罕见的蛇皮,那是一种特殊的蛇皮,只有一种生物才会有——美杜莎女王,洞穴人中的女性射手,能用眼睛将人石化,是美丽与恐惧的并存体。哈比校长很为自己和镇上人的安全捏了把汗。当然,她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很多人,只告诉了镇长塞克和克里纳校长。

依照约定,亚瑟可以去尝试当一个冒险者,当然只是一个特殊的冒险者。亚瑟提出希望能去别的城市当冒险者,因为在本城,他已经有不小的名声了。哈比校长和镇长一商议,也就同意了,既然开始了,就好人做到底,还分别开了介绍信,介绍他去莱恩城的冒险者工会,那是附近最大的冒险者工会了。于是开始的一幕便上演了。

“你出售智慧?有这样的冒险者么?”露娜很好奇的问。

“有的,在《龙翔王国建国史》里记载,‘国之初,百废俱兴,人多愁苦,有长者以贾脑为职,颐养天年,王闻之曰:善!’这里的贾脑就是出卖智慧。”亚瑟一本正经的说。

“尽管我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说法,但我还是要请示一下我的上司,你先填表格吧!”露娜也有点晕了,她最怕人掉书包了,每天见得多是一些粗鲁的汉子,何曾见过这样的小孩子。

“露娜小妮子,这么早就有人来了?”一个洪亮的声音在柜台后面的办公室里传出来。

“头儿,我不是小妮子了,我已经完成成人仪式了,我是大人了。”露娜很生气的喊道,蓝色的眼睛瞪得圆圆,仿佛要证明自己不仅是年龄大了,眼睛也大了一般。

“砰”,厚重的大门打开了,一个魁梧的大汉从里面走出来,亚瑟能清楚地感觉到地面的震动,他同样也可以猜出这个“头儿”所修行的武道及程度。在这方面,这三年来,有足够多的人让他测试实力和检查身体,他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,很多时候,只是通过简单的观察,就能把一个人的实力估算的差不多!虽然亚瑟不是个合格的武士,但他有很多武士的习惯,比如衡量对手实力这一点,很多的武士需要很漫长的时间才能培养出来感觉,或者累计出经验,最后才能形成习惯,而亚瑟现在已经把这种衡量当作一个习惯了。

“头儿,这个小孩说要出售智慧,这是哈比校长的介绍信,还真有意思!”露娜把介绍信和亚瑟的表格递给魁梧的男人。

“嗯,我倒是知道这样的事情,很多年前曾有过这样的事情,但后来越来多的骗子产生了,所以这行也就没人信了。我说,小子,你真的相当这样的冒险者?”

“是的,大叔。我相信我有那个能力。”亚瑟肯定的回答道。

“这样呀!虽说哈比尽管不是莱恩城的武士,但身为大剑士,也是值得信任的,但我也不能就这样简单的就答应你,我要考考你,你能接受么?”

“请随便问吧!不论是魔法还是武道,还是天文地理,又或者行军布阵,或别的什么,我都略知一二。”

“好小子很自信么,这样的话,那你就说说,门口那个男的是干什么的?不要乱猜哦!你只有一次机会,智者这个行业可不是靠蒙的。”头儿好像有点故意刁难亚瑟的意思,这点连露娜都感觉到了。

“头儿,这太难了吧!亚瑟对哈根什么都不了解,怎么能知道哈根做什么的?你是故意刁难小孩子。”

“嘘!别多嘴!”

亚瑟仔细的看了门口的哈根一会。仿佛哈根感觉到了,很奇怪的盯了亚瑟一眼,然后又看看了头儿和露娜,见俩人没有什么反应,就找了张凳子坐下,大概是等人吧!

“他应该是一个贵族,曾参过军,是个中级剑士,斗气属性应该是火;他应该是个左撇子,应该注意他的反手剑,那才是他的杀着;他最近刚刚退役,应该从卡伦要塞回来的;他现在应该是在等天冥草;他有一个儿子,应该不大,五岁左右。我能猜到的就这些了。”亚瑟得出了结论。

露娜和那个汉子已经目瞪口呆了,而头儿不住地点头。

“很不错,能告诉你怎么看出来的么?”

“很简单,只要留意观察,应该不难发现的。他从门口走到桌子旁,一共22步,其中有2个拐弯,他转弯时并了两次脚,只有军人才这样走路,所以我猜他是军人,而且级别应该不低,你看他的衣着和举止,还保留了贵族的一些特征;至于他的斗气和等级,这个是我的感觉,这个我有十足地把握,我在这方面的感觉一项很准;至于说他是左撇子,你看他拿杯子的右手,经常摸到杯子后,再次抓一下,才把杯子端起来,这可以看出他很不适应右手拿杯子,而且他左手骨节明显比右手大一些;说他刚刚退役,是根据他的伤势判断的,他应该是左手受了伤,这样他才用右手做事,而这样的伤部队一般会判定提前退役的,最近的一场战斗就发生在卡伦要塞,而且他的肤色应该是在卡伦要塞特殊的阳光和气候造成的,昼夜温差大,风沙大,所以皮肤干燥而粗糙,所以我猜他是从卡伦要塞回来的;我看他的左手应该是被魔法打伤的,应该是魔力弹造成的,这种魔力弹本身威力不大,但能造成魔力侵蚀身体,据说天冥草能消解这种魔力侵蚀,所以我猜他是在等天冥草;至于说他有个5岁左右的儿子,这个是我的推测,不过应该是正确的,从他的年龄和这几年的战争来看,他的婚姻应该是上次莱恩城结婚高峰时期,那一年,莱恩城几乎天天有人结婚,那么推算起来,他们的孩子现在差不多就在5岁左右。”

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